我们都是花剌子模国王

读小波有感。

我们都是花剌子模国王

前言

  王小波在《花刺子模信使问题》中写到:

据野史记载,中亚古国花刺子模有一古怪的风俗,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,就会得到提升,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。

  王小波评价说:

“花刺子模的君王有一种近似天真的品行,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人,就能鼓励好消息的到来,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人,就能根绝坏消息。”

01

  这个国家是否真的有这个传统我们不得而知,也并不重要。有趣的地方在于一般人都是趋利避害的,君王相当于是自然中生存的法则,适者生存之后只剩下了报告好消息的信使。由此以来,花剌子王国真的变成了一个“好消息”王国,虽然这个好消息不过是浮在真相水面上的薄冰。

  恰如“这盛世,如你所愿”。

02

  恰如,在这美妙的互联网时代,这美丽缤纷的互联网中总是上演着各种“撕逼”大战。双方往往是“自我群体高潮”,而对对方的理论不理不睬。人们根据言论而群分,在不利的“若水三千”中努力找到自己想看到的那“一瓢”,而对其他视而不见。努力维持着自己“爱豆”高尚的形象,把一切其他当作异己,把所有自己不愿相信的当作“洗脑”。最后只是为了遮蔽“烂”这个事实。

  就像小波总结的:

我人认为,获得受欢迎的信息有三种方法:其一,从真实中索取、筛选;其二:对现有信息加以改造;其三:凭空捏造。

  我们屡见不鲜,屡试不爽。

03

  除了“撕逼”大战,互联网自媒体时代中有着更鲜活的“好信使”,比如之前爆火然后被口诛笔伐的“咪蒙”。“好信使”的特点是要会说话,会说好话。当你窝在电脑旁抱着泡面麻木地看这电脑上的文字,你肯定更希望有人给你说看网文的好,而不说让你认清你如山高般的ddl和你颓废的人生。

  正如你正幻想着自己是屏幕里爽文的主角,而不愿面对惨淡的人生。

  正如你忽略着自己160的身高和体重,幻想着所有人都爱着你

  而实际上如“咪蒙”般的营销号不是为了告诉你怎样生活,而是为了让你沉沦于现在的生活。他们甚至不在乎你读过会怎么样,他们只是想要在取悦你,让你情绪化,让你可以读他们的下一篇。

04

  不过细想过来,每个人都是逃避型的,而君主的故事实际上也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。每个人都喜欢爽文,除非他写的不够爽;每个人都会做白日梦,除非他不会做梦。

  当我第一次读这一段时,如你一样,觉得这个君主脑子有问题。可常言道:“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,你最好先批评自己”。当我静下心来反思自己,我发现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

  在高中时每次考试总有几个作弊的,奇怪的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是自欺欺人,奇怪的是每个人都一直作弊而不愿面对自己学的不好的事实,每个人都在祈求高考晚一点来,这样好日子就不会到头。

  这就像极了我那无数个考完试却不愿意对答案的晚上。

  这就像极了我那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愿意写的ddl。

  是我们趋利避害的本能,导致我们只能看到我们愿意看到的,听见我们想听见的。而事实上,坏消息和困难,还有人生中其他你不愿意面对的困境挫折,是客观存在的,无论你看不看它。当你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时候,或许当那一刻真的来临,你能做的也只有继续抱头逃避。

  不同的是有的人甘愿沉沦,在自己幻想的海洋里继续裸泳;有的人自命不凡,在命运无常的高山上勇攀高峰。

  所以唯有真的勇士,才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血的现实。

05

  更多更广阔更现实的我们不做探讨。写这么多,其实就是想告诉大家,你是否也是那个花剌子国王呢?又或者你多大程度上是花剌子国王呢?逃避并不可耻,可耻的是甘愿逃避,甚至依恋逃避。

  在说着“理智客观中立”的时候你是否想过你真的是所谓“理智客观公正”?在无可救药地相信着什么的时候你是否真的认为如此?还是说只不过是害怕自己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