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 life

  自高考完以来,在挣扎中,在体悟中,我越来越领悟到友情、亲情等除了爱情之外的美好。

  人是自以为是的,自以为正确的。我们总是在不自觉地为自己辩解。于是以往我一直觉得,“别人都不懂,没必要交流”,当然中二过后便是大错特错。我习惯于封锁内心,也习惯嘻嘻哈哈。我家人经常夸我,说我心理素质好,其实并不是,只是不知如何表达罢了。

  我是幸运的,起码大学是幸运的。我很幸运拥有以为史杰佳一样的舍友。刚进大学,和我刚进入高中是一样的,因为一切都是新的。是时候重新定义自己。于是我对史敞开心扉,无话不谈。我的前女友,我又看上了谁,谁约我出去,我的过往。我知道他不会拿这些开玩笑,我也知道他愿意倾听。这改变了我很多。我开始慢慢变得真正的自信起来,慢慢地学会了如何与人交流。我开始慢慢注意别人是如何交流的,学习别人如何处理同性异性之间的关系,一点一点的。当出现矛盾时该退让还是坚守?面对对方或自己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?人与人交往的底线是什么?我是该生气还是应该谅解?

  毫不避讳的说,我现在没有答案,我现在一无所知。我渴望我可以知道。我不想伤害别人,尤其是一个爱着你的你却不知甚至妄加猜测的人。

  我之前写过,很多人改变了我。我也算是成年了,18载光阴不可白活。可是有时候细想过来,有几人可以真正地去谈一谈。这并不是说关系不好。我相信我有着一群朋友,可以接受我的逆境的朋友。只是我越发发现人和人的关系,并不是关系越好互相能做的事越多的。人和人是不同的,那么不同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应该简单度量。这么显浅的道理,我曾为什么不懂呢?

  秦旭曾经说,你和姬文萱是不一样的,你们在我生命中是不同的位置。我不明白,我说怎么会是不同的呢,我认为一个就够了。

  现在发现确实很不同,有的人就是可以谈心,有的人就是会毫不犹豫帮你,有的人就是可以带来快乐,有的人就是给你心灵上的温暖。

  我希望,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,秦旭,我们会再次相爱。我们会遇见很多矛盾,像之前一样。我们可以很轻松地互相开玩笑而不必当真。我们可以在朋友面前互损但是心里毫不介意。最终我们变得像家人一样,“学溶于水后看不见红色”。我们也许会犯错,但是是简单的,人都会犯错。

  我希望可以像高考前那次那样,再来一次拥抱。除了你和家人,我只在初中毕业聚会上告别时礼节性的抱过一位异性。所以也许这么说有点讨巧,但是那真的是我目前为止最美妙的一个拥抱。起码在我的回忆中无比美好。

  夕阳,高考,蛋糕,伊人,拥抱,暧昧。这些美好的元素汇集在一个下午。

  又或许我早已没有权利去述说这一切。